月耀的撒子

我妻奴我骄傲,我媳妇最可爱了嘿嘿嘿

@月耀——看到我催我写车 
我————爱————你————!!!
超喜欢你的!!!520快乐呦,小乐●´∀`)ノ♡

哇幕后Boss 不是兵卫x
毕竟人家可是【屌爆了的】精灵王啊√
莫名期待二头身的样子

哇妈妈变身魔法少女【熟女】的时候也超霸气x
终于开始怀疑兵卫是敌人首领了!!!【虽然并不是】

哇终于封闭式训练结束回来了!!!

母上大人在我回家后就跟我说了两句话

“你弟可想你了”
“我跟你爸要离婚了”

???

不是你能不能等我下午浪完再跟我说这事???

我刚被教官打击成狗,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再给我踹一脚???

生活,妙不可言。

【黑遍全联盟】欧气逼人张佳乐

#其实标题的名字是《欧气逼人张佳乐?不存在的》
#心疼每一个过来的非酋
#求评论!求喜欢!
#不要脸的给自己的长篇《丧尸联盟》打个广告。
#下周封闭式训练,回来的时候希望有99+的评论等着我!!!
以下正文







每个非洲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脱非入欧的梦。

然而,苦命的他们在生活不断的打击下认了天命之后,坚强的非洲人民开辟了另一条道路。

他们用山兔拉条,雪女控制,辅助椒图。

至于输出是谁?

帚神和莹草。

张佳乐就是一个这样的非洲人民。

百花时期的张佳乐,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好少年。他相信,只要努力、坚持、不放弃,就能肝出奇迹。

然后在嫁入了豪门之后,他变成了一个坚信玄学的氪金非酋。

为什么没有ssr?

那是因为你氪的还不够。张佳乐如此安慰自己道。

他每天带着一大帮看上去就很穷酸的式神去刷大蛇,打麒麟,日日夜夜,梦想肝出奇迹。在出了大舅子之后,张佳乐又疯狂的氪了一波,颤抖地拿着蓝符去抽式神。

网易爸爸!给我个玉藻前吧!!!

他打开语音召唤,把自己此生信仰给喊了出来。网易爸爸仿佛听到了他的恳求,下一秒,一只狐狸便飘飘然从虚空中浮现,最后踩在地上,呈现出一片鲜艳的姨妈红。

三尾狐。

操!!!!!!!!!!!!!

张佳乐摔了手机。

再郑重的思考过后,他终究还是累了。他反复告诉自己,等拿到了非洲大阴阳师的成就之后,自己就卸载弃坑。

辣鸡网易,毁我青春。

从那天以后,他还像往常一样每天到处肝狗粮,直到一个美丽的晚上,一个默默无闻的非酋景握着手中最后一道符,深吸一口气,点开了召唤阵。他画出一个完美无缺的六芒星,松开手的瞬间血红色的蝴蝶飞舞,系统的通知随之响起。

一切终于要结束了。

张佳乐微笑地想着。从此以后,他再也不用幻想自己的血统了。因为自己的脸已经黑到连银爵也无法与自己相提并论了。

来吧我的非洲大阴阳师成就—————操!!!

此时张佳乐脑中只有一个字,就是一个操。

他颤抖的手几乎握不住手机。屏幕上,一个胯下有大刀的少女身着白色的胖次————虽然张佳乐并没有看见————在召唤阵中漠然出现。

几秒钟后,整个霸图响彻起了张佳乐凄凉的叫声。

“日你爸爸!还老子的非洲大阴阳师成就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被迫接受现实之后,重新变为普通非酋的张佳乐把新来的妖刀姬当宝贝似的宠着,只恨不能直接供起来当佛养。好的白蛋好的黑蛋跟不要钱似的喂她。终于,在反了所有低级式神后,拿到了五个五星白蛋的张佳乐几近要迎风撒热泪。

他告诉自己,这贫困非洲的日子结束了。

升六的妖刀是那么的英姿飒爽,胯下的大刀越发英气逼人。妖刀姬将会是他新的希望,他的眼前仿佛已经浮现了拳打喻文州全ssr、脚踩张新杰五奶队的画面。

屏幕上的妖刀威风凛凛,屏幕外的张佳乐心在狂跳。

他用颤抖的手指点开斗技场,匹配对手,准备开始。对面的吸血姬清冽冷峻,但她并不能阻止张佳乐的野心————兔子舞!竟是让张佳乐这边夺得先机!

张佳乐兴奋地红透了脸,他像个变态似的深呼吸了几口气,喘息着点开了妖刀的大招。大刀直冲对面吸血姬,那架势仿佛是要操起大刀砍鬼子。

妖刀姬冲了上去!第一刀!霜刃在空中划过一道近乎残忍的弧线,配上妖刀姬冷酷无情的叫喊————

伤害可怜的1000,没有暴击。

张佳乐:???

他刚想说这是啥我不信,妖刀的第二刀、第三刀也都打完了。

刷刷刷。

850、920、810……

???

感情我刚刚打出的1000还是超常发挥?

张佳乐觉得自己的心就像黄少天的冰雨一样一寸寸地冷了下去。

对面的人沉默半晌,像是要安慰他一般,给他发了一句温暖的“噗呲”。

去你妈的噗呲!!!!!

这个陪伴了张佳乐半年多的手机,终于还是被摔了,像个瓜皮似的惨兮兮的躺在地上。

从此以后,张佳乐再也没有碰过yys这个游戏。

这个游戏,不给非洲人活路的。

过来人张佳乐微笑地说道。

过了一段时间,一群荣耀中的顶尖高手凑在一起奔赴苏黎世去夺取属于他们的荣耀。在官方给他们安排的宾馆里休息时,黄少天脑子抽了突然开始聊阴阳师。

“哎我跟你们说我们队长可厉害了!不仅战术好,人也欧!ssr跟不要钱似的抽,一天一个大天狗那都是正常水平!”

周泽楷眼底泛起羡慕:“我只有十几个ssr……重复的也有……”

喻文州笑着揉揉黄少天的脑袋:“少天也很厉害。连着抽5个ssr,我都不行。”

方锐起哄:“老叶可以算是我们兴欣最欧的人了,虽然他不玩这个游戏,但我们都让他来帮忙抽!要哪个抽哪个!所以我们兴欣的人不仅ssr全部集齐,连御魂都是个个精品!来老叶,给他们抽一个看看!”

“烦不烦。”叶修叼着一根烟点开了方锐手机的游戏界面,“要哪个?”

王杰希随口说了一句:“玉藻前?”

叶修果断单抽,用语音召唤说了一句:“玉藻前。”

然后系统的召唤语音响起,池中赫然出现了一个假面华丽的式神。

正是玉藻前。

楚云秀吓得差点儿连烟都拿不住:“不会吧,真的这么欧?来老叶,你抽一个彼岸花看看?”

叶修点击语音召唤说了一句彼岸花,这句话像是一个命令,一说出来,手机屏幕上便是一个欧气逼人的彼岸花。

然后联盟众人誓不罢休,拿着叶修做了老多实验,叶修就用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给他们疯狂抽ssr。

实验做到最后连黄少天都想打他了。他咬着牙质问叶修:“老叶你是不是作弊了?!怎么可能有人这么欧?!”

叶修缓缓的吐出一口低调且嘚瑟的烟圈。

“这,就是人品吧。”他欠揍地回答道。

“你说的对。”突然有人如此回应他。

叶修抬眼看去,只见一直没有说话的张佳乐拎着王杰希的扫帚,杀气腾腾。

“你说的对。”他又说了一遍,眼睛直直地盯着叶修,像是要把他身上的欧气全部吸过来。

叶修感觉到了一丝不妙:“乐乐你冷静点。”

他偷偷扭头去找休息室的出口,只见喻文州在出口旁边站着,颇有兴致地看向这边。叶修连忙给喻文州使眼色,喻文州愣了愣,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叶修刚想欣慰地溜走,却发现喻文州直接靠在门上,把唯一的出口给挡住了。

他朝叶修竖了个拇指,鼓励他,让他加油。

叶修:妈的心脏。

叶修赶紧回过头来看向张佳乐,他拎着扫帚一脸微笑,朝叶修走过来。挡在张佳乐面前的肖时钦和周泽楷恍然大悟一般连忙给张佳乐让出了一条轻松打叶修的道路。

叶修觉得自己这个领队好累。他想和冯主席谈一下人生,问问他,你的药质量是有多好。

电光火石间,张佳乐冲了上来,一扫帚抡向叶修的脑袋。

今天的国家队也很和平。

个屁。

【黑遍全联盟】王杰希又双叒叕碎掉了(完)

#自己挖的坑,无论多久也要填完。
#这是一个感人至极的填坑故事。
#没有链接,前文请走个人主页,但是请多往前翻翻,因为我好久都没有更新这篇文了。
#看在这是我第一次填完坑的份上,多给点评论呗!!
#给我评论的都是小天使!!!





49-
孙翔不屑道:呵,王杰希这个小辣鸡,动不动就碎。
唐昊讥笑道:所以他没资格和我们组队!


50-
王杰希:……
王杰希:可你们到最后不还是要跟我去月球私奔?


51-
于是紫水晶双子就跟王杰希组成了唯一一个3p组合。
可喜可贺,让我们为这对新人鼓掌。


52-
然后和主角组队的孙翔唐昊差点在一个美丽的下午被抓走。
被张新杰拼好后,嚎叫着追逐王杰希。
理由是想让王杰希知道自己有多硬,然后残忍地把王杰希敲碎在了学校大门口。
你们走,你们不是我熟悉的紫水晶小天使。
躺在张新杰的病床上的王杰希绝望地想着。


53-
在胡闹的日子里,时光像脱了僵的喻文州的手速一样飞驰而过,转眼间就到了冬天。
王杰希守在一个浴缸前,静候冬日的宝石的来临。
寒冷笼罩着大地,水珠在半空中渐渐凝结成型,最后一个人破水而出,因角度问题只留给王杰希了一个清冷的背影。
他察觉到了王杰希的气息,缓缓扭过头。脸上是久别重逢的惊喜。
“爸!”
他如此叫道。


54-
窗外的寒风呼啸,仿佛是自带的背景音乐。
雪花飞舞,奏起了一支《我的老父亲》。
高英杰兴奋地从浴缸里跳出来,赤身裸体地奔向王杰希,然后发现他一直在盯着自己的跨间看。
高英杰猛地停下脚步。


55-
他退后一步。
王杰希的目光依旧没有移开。
他又退后一步。
王杰希的目光越发认真。
小天使面红耳赤,赶紧光着屁股跑回了浴缸里。
王杰希满脸郁闷地问道:“英杰,你是不是个男人?”
“你为什么没有小鸡鸡?”


56-
高英杰抱着膝盖缩在浴缸里。
“爸,您有吗?”
王杰希沉默之后,心中莫名不爽。
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57-
蛞蝓黄少天,宝石之国里唯一有繁衍功能的男人。
我们家英杰,也不能输给他。


58-
“英杰,你能把头发剃掉,装在胯间做成小鸡鸡吗?”
高英杰第一次觉得,有磷叶石在的冬天,真的是个绝望的冬天。
他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小鸡鸡。


59-
高英杰拒绝再谈论关于小鸡鸡的话题。
他用平生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拿好了他的刀,向正在咣咣撞墙的韩文清报道了之后,带着王杰希一起去巡逻破冰。
雪地里走过后是一道笔直的白线。
在他的印象里,原著的磷叶石因为体力不支,只能弯弯绕绕的走着。而现在的王杰希,完美的诠释了魔术师的名号。
你能想象走着走着身后的王杰希不见了,大惊失色准备回去找他的时候,王杰希又突然从你身前十米的地下冒出来,对你一脸失望地道:“英杰,你怎么这么慢?”
高英杰第一次有了想把王杰希打碎的冲动。
不孝子。


60-
工作时,高英杰在冰川之间穿梭着,王杰希则蹲在一旁跟浮冰唠嗑。
浮冰诱惑他:“你想要变得更强吗?”
王杰希点点头。
浮冰激动道:“那你就来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马猴烧酒吧!”
王杰希一拳打碎了浮冰。
真·奥义·硬度无视·拳。


61-
然后王杰希的手臂就碎掉了,掉进了水里。
硬度无视?不存在的。
这是一个多么悲伤的故事。


62-
回到学校后,韩文清问王杰希:“你觉得你忘记了什么?”
王杰希说道:“我觉得我忘记了喻文州,因为我现在居然不能清楚地记起它到底有没有水袋。”
这是一个直男,对水袋最后的执念。
至于黄少天?这是哪个傻逼。


63-
高英杰带着王杰希去找能做他手臂的材料。
他第一眼就瞅见了合金,并且认定它是一个能当手臂的好材料。
王杰希死活不从,问他为什么。
高英杰反问他:“你觉得金闪闪强不强?”
王杰希一脸懵逼的问道这是哪个傻逼。
“金闪闪,君临中二顶点的男人。你说他强不强?”
王杰希只好顺着他的话说那还是挺强的。
“这不就对了!”高英杰开始把合金往他的手臂上安,“24k纯金的!到时候如果有人找您打架,你还可以把金子他们脸上扔!”
王杰希居然无法反驳,忽然,阳光暖暖的照在了他的脸上。合金也反射出了异常强烈的光明。
天晴了。


64-
一阵熟悉的音乐声传来,晴天中浮现一团黑雾,高英杰疑惑道:“是新型的月人么?”
黑雾渐渐消散,露出了满天撒花披金戴银的敦煌乐队。跟往常的月人不同的是,这次月人的脸上,无一例外的都是熟悉的嘲讽神情。
最巨型的那个月人没有捧着东西,而是点了一根烟,寂寞的抽着。
“……”
是新型的月人。


65-
当高英杰把月人一刀斩开的时候,被合金束缚的王杰希简直想对天欢呼。
看见了没,垃圾兴欣!!!这就是微草的未来!!!
然后不知又打哪来的月人叶修一箭洞穿了高英杰的身体。
王杰希想跟叶修拼命。


66-
在叶修把高英杰装好准备离开时,王杰希终于脱离了合金,犹如浴血重生般向他疾跑而来。
“操你妈把我微草的未来还给本王!!”
叶修朝他微微一笑。
“哥既然可以把一帆给拐走,那把英杰也拐到兴欣简直是不在话下的事情。”


67-
纵使王杰希开了疾跑,叶修也仿佛全程闪现一般,转眼就到了天边。
王杰希拼命地把刀给投出去,奈何距离太远,尴尬的连根毛都没有碰到。
韩文清姗姗来迟,只来得及在王杰希落下的时候绅士地用公主抱接住了他。
王杰希无力吐槽:“……你就不会跑几步吗?”
韩文清毫无歉意,光头闪瞎星辰:“剧情需要。”
“……我操你妈的剧情需要!!!”


68-
王杰希是被惊醒的。
他看看四周,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微草,熟悉的绿色。
他还在宿舍的床上躺着,半晌之后他爬起来,拿着账号卡打开了电脑。
当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了神经病的王杰希把全联盟的人都jjc了一遍,连张新杰也不能幸免。
然后第二天拎着扫把千里迢迢去敲兴欣的门。

——————————end

【黑遍全联盟】丧尸联盟(9)

#开学后的第一次更文
#最近学习压力比较大,所以更新的频率可能会减少
#尽量把以前挖的坑都给填了
#前文请走个人主页
#评论越多更新越快呦!!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

叶修颓废地蹲在地上,抽着他的最后一根烟。王杰希抱着扫帚站在一旁,一个人大眼瞪小眼。肖时钦则和张新杰在会议桌旁,画着电竞俱乐部的逃生路线图。

被冷落在一旁的手机上闪着微弱的白光,屏幕上映着的是一个名为“韩文清”的人发的信息。

【逃生目标】

【以食堂为最终目的地,所有人在那里集合,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

【注意一:本手机不受世界规则限制,可以正常使用】

【注意二:请保证己方所有人的安全,一旦有任何一个人死亡或变成丧尸,系统将会立刻刷新逃生目标】

【目前食堂人数3/15】

【期待各位的表现٩(°̀ᗝ°́)و】

在叶修抽完最后一根烟的时候,张新杰拿着画好的平面图道:“现在我们的目标很明显,就是去食堂。”

“看手机上显示的食堂现在已经有三个人了,虽然不知道他们是谁,但至少可以他们是安全的。”

“等会儿麻烦叶前辈用这个手机给其他人都打个电话,并告诉他们具体的内容。既然那个人都这么说了,我们就制定好前往食堂的计划。”

“我们已经很清楚的认识到这个世界是虚构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创造这个世界,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用韩队的号来发布消息。我们可以把这个当成一个副本内容,丧尸是野怪,也许会有几个小boss,但我们只要按照他的规则通关就好。”

叶修把烟头随手丢在地上,用脚碾了碾。

他啧了一声:“你就不怀疑老韩吗?”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你觉得韩队会用颜表情来发消息吗?”

“万一老韩外表凶恶,内心却是个少女呢?”

“那就代表我们真的输了。”张新杰微笑地回答道。

他拿起手机,率先拨通了喻文州的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后便被接起来了,电话那头传来了疑问的声音:“张队?”

“是我。”张新杰顿了顿,“你们现在怎么样?几个人?有没有接到什么消息?”

“现在我、李轩、孙翔和唐昊在员工楼二楼办公室里,少天、张佳乐和小周在宿舍楼里,我们接下来准备前往宿舍楼,小周房间里的刀很多,我们想先有可以攻击的能力,然后再考虑接下来的计划。但是并没有收到什么消息。”喻文州有序地把现在的情况以及接下来的计划说了一遍,“张队你那边呢?”

“我、叶修、王杰希和肖时钦还在会议室里。因为当时来不及跑出去,就选择待在原地了。刚刚有人用韩队的号码给我发消息,让我们十五个人一个不落的去食堂集合,然后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

喻文州马上发现了问题:“万一有人没有去食堂,或者在半路出了意外呢?”

“那么系统将会刷新逃生目标。”

叶修插了句嘴:“你们那有没有发现什么?”

电话那头静了几秒钟,听语气便听出喻文州在皱眉:“发现倒是有的,是一个身份证……”

“谁的?”

喻文州像是难以启齿的样子。

“身份证上的名字是……对不起,我觉得我说不出口。”

王杰希不明白这为什么会说不出口,拿出父亲的沉稳口气鼓励他:“没事,这好歹也算是个线索,说出来吧。”

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身份证上的名字是冰莉梦蝶·舞飞扬·洛德伊丽娜·轩辕玛丽苏·艾玛·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

三分钟后,喻文州终于念完了。

他长舒了一口气,有一种壮士赴死的感觉。

“我无法从这条线索上获得有效消息,只能猜测,创造这个世界的人应该是一个喜爱幻想、想象力丰富的小……女孩。”

沉默。

“……身份证上没有照片吗?”张新杰捂住了脸。

“没有,只有一长串的名字,除名字以外其他的都被涂掉了。”

“……”

“我还想问一下。”喻文州突然问道,“必须是十五个人吗?”

“是……等等?”张新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们一共……只有十四个人啊?”

交代过一些事后,张新杰便挂了电话,忧心忡忡地抬头望天。

“我突然开始怀疑韩队了。”

在另一个世界里,韩文清突然打了个喷嚏。

他抱着手里的pop子玩偶,眉头紧皱,一脸煞气。

“谁他妈在说我呢?是张佳乐?”

张佳乐莫名地打了一个寒颤。

他没有多理会,依旧一脸痴迷地看着面前的周泽楷。

周泽楷挥刀,横劈划出一道凌冽的刀风,收刀时还摆了一个帅气至极的造型,虽然不知道实战效果怎么样,但看起来确实装逼。

“我只会简单的招式,其他学着漫展上耍帅用。”周泽楷贴心地解释了一下,“除了洞爷湖,其他刀都很轻,你们试试。”

黄少天拿起了一把刀,刀柄金黄,刀身却是蓝色的日本刀。

“我怎么觉得这个瞅着怪眼熟的……”他挠挠头,很努力地想要想起来。

“宗像礼司的天狼星。”周泽楷给他介绍,“出自《k》。”

“哇我要这个我要这个!”另一边张佳乐拿起了宫本武藏的双刀,兴奋地乱挥着,“想当年我也是一个无敌的王者啊!”

然后不能打不能扛而且还重的一逼的洞爷湖被嫌弃到了角落里。

周泽楷还在费心费力地安利洞爷湖:“其实这把刀也很好,代表了我们的童年回忆《银魂》……”

“谁他妈童年会看《银魂》啊?!那人的童年得有多没节操啊!”

童年就看《银魂》的周泽楷表示自己并不想说话。

他几乎是自暴自弃地拿起了洞爷湖,内心流泪。

他安慰自己:凡人不懂洞爷湖的美,更不懂《银魂》的热血。

……说起来这把刀好像真的挺重的。

在周泽楷内心交战的时候,张佳乐继续翻着箱子里的东西。罪歌和弥弥切丸被他拎出来,放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又把它们丢到了床上继续翻找。

坚强的张佳乐不想暴露自己手没劲的事实。

这些刀真他妈好重啊。

就没点其他东西吗。

周泽楷你就这么喜欢这些又大又粗又硬的刀吗。

他吐槽着,突然眼角撇见了压箱底的一抹红色。

!!!

他急忙把那个红色拽了出来,拿在手中微微颤抖。

半晌,他才缓过劲来,眼泪夺眶而出,身体也颤抖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让我看到这个东西?”

他轻声问道。

黄少天一脸懵逼,他拉拉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周泽楷的衣角:“这把伞……有什么特别的吗?”

“因为想起了被叶前辈抢Boss 的经历?”周泽楷猜测道。

“那也不至于这样哭吧!”黄少天看着眼泪流的越来越凶的张佳乐,震惊道。

“难道是和这把伞有关吗?”周泽楷好不容易憋出了猜疑的想法,“可这把伞就是一个普通的cosplay道具啊……”

“cos 什么的?”黄少天问道。

“阴阳师,神乐。”

张佳乐满脸哀伤地转过头看着他们俩。他的眼睛已经哭到红肿,痛苦的回忆洗刷着他的大脑,那是常人无法触及的悲剧。

他问道:“你们经历过绝望吗?”

两脸懵逼。

“你们经历过连抽百次全部是r吗?”

两脸震惊。

“你们经历过死也打不出暴击吗?!经历过从白天刷到夜晚也刷不出一个好御魂吗?!你们没有,你们只顾及自己和自己的ssr!”

这是一个非洲人的呐喊。

黄少天刚想安慰他,只见周泽楷先开了口。

腼腆的他在静下心后努力地安慰人:“没关系……我也会这样。想抽酒吞却抽到了茨木,想抽玉藻前却抽到了一目连……”

他努力地表达着:“我们一样。”

张佳乐平静的看着他,抄起了床上的罪歌。

喷涌出了非洲人民最后的咆哮。

“周泽楷!你吔屎吧!!!”


——————————tbc 

有没有什么好看的文!!!求安利啊啊啊!!!!

用你们的安利来抚慰我被逆cp的悲痛吧!!!!!!!!😂😂😂

我最近看了一篇文,叫做《镇魂》。

基本上一看就停不下来了,于是一下午基本上连作业都不写了,就是在那补文。

作者的文笔特别好,剧情也特别精彩,整体上好的没话说。

于是我就在那里一边看文一边捂心口。

哇沈老师害羞了啊啊啊啊啊啊

哇强吻了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偶尔停下来休息一下,就去刷同人。

喔茅台大大的图超好看啊啊啊啊啊啊

呀沈老师还说“我老婆”嘿嘿嘿好宠溺的样子啊啊啊。。。

。。。

等等???

???

等等???

?!!!!!!!

为什么沈老师会说“我老婆”???!!!!!!!!

谁是沈老师老婆啊啊啊啊啊啊?!!!沈老师不是受吗?????!!!!

我:??????

然后上网百度一看

哦,逆cp了。

逆cp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苦!!!!

为什么我现在才发现这是一篇主受文?!!!!!!!

我特么还以为这是要泡媳妇的

原来把自己给泡进去了喔????!!!!!

我现在好纠结好痛苦😂😂😂



【黑遍全联盟】丧尸联盟(8)

#放弃了作业这个小妖精选择更文
#开学再见,好聚好散
#看在开学的最后关头给我点评论吧好不好😂😂😂
#前文请走个人主页
#bb了半天终于开始写主线了,开心地立一个死亡flag
正文如下








当说出自己房间有洞爷湖的时候,纵使腼腆如周泽楷,也不禁老脸通红,心乱如狗。

每一个二次元宅男的心里,都有一个梦想的房间,为他们生命里的极乐净土。

房间的布局应该十分有个性,像是沙发上堆满了老婆的抱枕,正对着屏幕上放送着各种新番,衣柜里是c服,床底下藏了道具,书柜里放的全是本子等等,都是应该在房间里出现。

周泽楷就是一个这样的宅男。

但他跟的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每次看到其他宅男疯狂地迷恋大鸡鸡女孩时,他都会为二次元的未来感到担忧。

大鸡鸡女孩有什么好,还不是大刀刀好。

造成他这样的起因还要追溯到几年前。在周泽楷十岁的时候,曾经偷偷进过他父亲的书房。周父明显是个有血性的男人,书香卷气的书房里放的……

全是刀。

各种收藏的刀。

书桌上摆着三把日本刀,从上到下从短到长,散着阴寒寒的诡异气息。不仅墙上挂着牛头,随手拉开一个抽屉都能抽出各式各样的匕首。周泽楷一脸蒙逼,突然周父从房门口冒出来,幽幽地问道:“你在干吗?”

成功地把十岁的周泽楷吓到哭。

虽然事后周父对周泽楷道歉并解释了一通,但周泽楷难免还是把老爹想象成了一个杀人狂魔。

可以想象一下,在人们都入睡之后,传说中的杀人狂魔便会披上洁白的披风,穿着整洁的西装,带上奇怪的面具,腰揣两把日本刀,裆里还藏着一把匕首————用于出人意料一击毙命的场合。

后来拜二次元教的周泽楷明白了,这不是杀人狂魔,是怪盗基德和马场善治的结合体。

而受到周父的影响,这次事后,周泽楷便迷上了仿真日本刀。因为明白仿真日本刀也有可能杀伤人,所以周泽楷都把刀放在家里,从不带到漫展上。

我他妈真是一个好孩子啊。怀揣着新买的两把日本刀的周泽楷幸福地想着。

然后好孩子就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他最喜欢的五把日本刀以及各种各样的小道具都带来了苏黎世。

周泽楷绞尽奶汁把这些事情浓缩成了三句话给黄少天和张佳乐解释了一下,黄少天一脸WTF,张佳乐沉思半晌,翻找自己的手机。

“我要报警。”看起来比周泽楷还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接班人的张佳乐一脸正直的说,“我心中的正义不允许我包庇这种长得比我帅的人,我要报警!”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胡闹啊!”黄少天连忙阻止张佳乐,“能不能等榨干他最后一点利用价值然后再把他送到警局里啊!”

张佳乐如梦初醒:“对啊!至少我们先把他的刀给抢了再说啊!”

黄少天欣喜若狂:“而且在我们没有吃的了的情况下,我们还可以把他当做储存粮啊!”

“啧啧啧瞧这肉鲜的……”张佳乐入迷地抚摸周泽楷的脸,“就是不知道尝一口是啥滋味儿……”

另一边,地主家的傻儿子孙翔站在员工楼二楼房间远远地去看这三个傻逼,半晌楞楞地说:“……他们仨在干啥呀?周泽楷怎么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喻文州挂了电话微笑地抚摸着孙翔的狗头,像老母般劝慰:“你不用知道他们三个在干什么,你只需要知道,不要学他们就行了,会学坏的。”

唐昊莫名其妙一阵恶寒:“我怎么觉得你变得像王杰希一样了?”

喻文州微笑地问道:“我怎么像王队了?”

“也说不出来怎么像,反正就都有一种带国家队就像带孩子一样的感觉。”唐昊好不容易找出来一个形容,“对!就是这种带孩子的感觉。”

“王队不是公认的老父亲吗?”

李轩插嘴道:“但你可以当个后来居上的老母亲啊。”

喻文州突然想改变形象,做一个把孩子推入丧尸群的后妈。

李轩看喻文州的表情不对劲,拼命想找个话题来分散他的注意力:“那啥……对!你的手机不是还有信号吗?你有没有去试着联系一下其他人?”

“有啊。”为了避免尴尬,喻文州还是主动顺着她的话题说下去,“其实我给所有人都打过电话了,但是至今为止,只有少天一个人接通了。”

“……还是在我看见他的情况下。”

“不会吧?”孙翔凑过来,“就算中国的那帮人接不了电话,好歹这个电竞俱乐部里的人能接吧?”

喻文州摇摇头。

“我有抱着这个想法,尝试过给叶领队打电话,”他的表情渐渐凝重起来,“但是电话在响了几句忙音之后,就自己莫名其妙的挂断了。”

“就像是……有人故意阻止我们接听电话似的。”

所有人都在等着喻文州继续分析,喻文州被目光沐浴着,觉得自己就像是童话里会下金蛋的老母鸡。啥人都想得到自己,自己却爱着隔壁家那只天天打鸣的鹦鹉。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想出这种比喻,可能是因为脑抽的缘故吧。

“因为没有足够多的线索,我也不能胡乱瞎猜。只是有种预感,这次的丧尸狂潮绝不简单。”喻文州走到办公桌前,随便拿了个笔记本和一支笔,随手拉了个椅子坐下,在笔记本上面写写画画。

很意外的,这个笔记本是全新的,上面没有一丝痕迹。喻文州画着员工楼到宿舍楼的地形,画到一半突然停笔,仿佛被什么东西吓了一跳。

“怎么了?”孙翔连忙问道。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喻文州幽幽地说,“但是我那个想法是真的的话,事情恐怕就是另一个形式了。”

“你在害怕什么?”

“我在害怕现实。”喻文州站了起身,“所有人现在立刻检查整个办公室,如果我的想法是真的话,那么我们估计会发现,整个办公室的纸都是空白的……包括笔记本和文件。”

其他人没有说话,立刻开始飞速的搜查整个房间。孙翔翻了一会儿,低声骂了几句,其他人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喻文州一言不发,像是要推翻自己理论地抽过另一个笔记本,快速地翻看着,像是不想漏过任何一个痕迹。

一片空白。

这几分钟相当漫长,所有人都被气氛压抑的说不出话,直到唐昊打破了沉默,好不容易憋出一句:“……真的都没有字,连书架上摆的书都是空白的……”

“你们觉得这像不像小说里的异空间?”喻文州举了个例子,“我曾经看过一部小说,讲的就是一个的神没事儿干造了一个世界,然后主角穿越到那个世界上,在一堆的连续事件中发现这个世界是假的、拼命逃离着那个世界的故事。”

“你指的是,我们现在就是这个状况吗?”唐昊问道。

“十有八九吧,不然我实在是没法解释,为什么同一个地方的电话会接不通和一个办公室的所有东西都是空白的事情。”喻文州笑了一下,“想来是这个世界所谓的‘神’造物不精吧。”

他再次站起身走到窗边,朝女厕所屋顶望去。已经不见了黄少天三个人的人影。他手里的手机显示着正在通话中,然后过了几秒,被残忍地强行挂掉。

“我看不到他了,所以我也听不到他的声音。”喻文州脸上的笑容渗着冰冷,“我有一个猜测,可能在这个世界通话的条件是必须要看见对方才能通话。”

“我觉得我可以实验一下,”喻文州转过身来面朝众人,“你们谁身上还带着手机?”

孙翔摊开手:“我的手机丢训练室里了。”

李轩拍拍他的肩膀:“真巧,我也是。”

唐昊抬头望天:“真汉子从不需要手机……好吧其实我的手机一直放在宿舍。”

喻文州悲伤扶额,也不知道自己和周泽楷哪个更累。

与此同时,在周泽楷宿舍里。

从女厕所屋顶直接翻上二楼阳台的三人体力几近透支,张佳乐直接瘫在周泽楷的床上擦着汗:“不行了不行了,我这一生还没有经历过这么刺激大胆的行动。”

刚刚爬阳台差点儿掉下去的黄少天觉得自己还活着简直是个奇迹。

周泽楷再次检查了门有没有锁,检查完后从床下拖出一个大箱子。他提醒不知死活的二人:“这两天,他们会过来汇合,我们最好熟悉武器,以后有用。”

见二人没有理自己,周泽楷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翻开了箱子,只见箱子里堆着好几把日本刀和cos服,最上面静静地躺着一张纸,用中文写着红色的字。

【知道太多的人死的快】

周泽楷一脸懵逼。

自己好像没有写过这句话吧……这不会是哪个动漫里的台词吧?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