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耀的撒子

我妻奴我骄傲,我媳妇最可爱了嘿嘿嘿

【黑遍全联盟】王杰希特产的风油精如此美丽

#风油精真的是神药,上课时困了一抹风油精就立马来精神了,甚至还想当场唱威风堂堂
#我们不叫王杰希老王,我们就叫爸爸
#王杰希有特殊的洗脑方法
#看在我这么高产的份上求关注求喜欢求推荐求评论啊!!!评论给我动力!!

#小可爱们求关注啊啊啊!!!٩(°̀ᗝ°́)و





1-
王杰希带了一瓶风油精。


一瓶有着纯洁的绿色、完美无瑕、拯救众人于蓝雨的夏天的美丽物件。


几天后,在经历了磨难之后的叶修带着饱经沧桑的神情点起一支烟,颤抖地吐出一口绝望的烟圈。
“屁的风油精。”他说,“王杰希带的明明是万恶之源。”


2-
苏黎世的夏天,比蓝雨的夏天有过之而不及。
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的原因,国家队在这里特别容易犯困。

黄少天已经是第四次阵亡在训练中了。

训练的密度和比赛的压力使大多数人都失眠了,除了把熬夜当做生命的一部分的叶修。毕竟平时各个战队都有规律的时间计划表,尤其是霸图,由副队长制定的计划表精确到秒。结果到了苏黎世,作息颠倒导致许多人生物钟乱套。


搞得每天早上训练时国家队都能看见张新杰仿佛死了队长的悲壮神情。


虽然在这种状态下的张新杰战斗力提升了不止一个百分点,训练时见一个砸一个,甚至敢单肛君莫笑并且把他追得满场跑。


但是霸图的汉子只是一个开始。


在一次早晨,国家队如往常一样训练,训练室里极其安静,键盘敲打的声音清晰可见。

喻文州照常和黄少天一组潜伏在草丛中等待机会。石不转和生灵灭经过的时候,喻文州刚想传递一个暂时潜伏的信号,夜雨声烦突然从草丛里冲出来,跟石不转撞到一起。夜雨声烦此时就像是他平时的文字泡一样抽风不停,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然后被低气压的石不转挥舞着逆光的十字架砸到死。

喻文州扭头一看,黄少天的头抵在键盘上,嘴巴里吧唧吧唧地砸吧砸吧,面容安详仿若死去。


叶修把黄少天叫醒后,肖时钦把喻文州拉到一边说:“比赛紧张,所以在这种时候,越紧张就越要节制……你体力好,不代表黄少体力好……你看把他累成什么样了……”
喻文州:???
喻文州:我不是我没有


3-
噩梦还在继续。

第三个阵亡的是美少女战士张佳乐。这几天他就像是一朵蔫了的娇花一般,身体停落在生活的苟且,灵魂向着诗和远方。他硬撑着训练,训练完后抓着肖时钦的袖子,呢喃着我好累,我想跟你困告。

喻文州把这一段录下来,发给了孙哲平。
肖时钦:我不是我没有
喻文州:(^_^)


肖时钦说做人不要有报复心理啊喻队,喻文州微笑着说我没有啊,我是个熟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二十四字的好孩子。
他的笑容越发灿烂。
他的心也越来越脏。



4-
当楚云秀顶着面膜黑着眼圈出现在训练室时,王杰希终于忍不了了。
他是魔术师,他要开大了。

在一次会议中,叶修强调了最近队员们睡眠不足的情况。王杰希站起来,表示自己有办法。


王杰希这人说的,总是神神道道的,可特别能让人信服。
这就是隔壁老王的魅力。


只见王杰希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盈满绿色的液体。他把这瓶子往桌上一放,“碰”的一声。

颤了所有人的心房。


“记得有一个老方法。”


王杰希的声音缓缓响起。


“在人之将睡之时,把此物涂抹于太阳穴上,倘若猛灌五箱红牛,清心凝神。”
“而此物,上可治天下,下可安民心。通晓古今,造福阴阳。”
“此物,名曰风油精。”
“微草特产,天下仅此一瓶。”


黄少天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竟当场跪倒在地,紧爬几步,来到王杰希身边,抱住了他那线型优美的大腿。

“大……大眼……”他小心翼翼地唤道。

“嗯?”王杰希横他一眼,那双有着锐利目光的大小眼仿佛列夫托尔斯泰的眼睛般能看破星辰!

被瞪的黄少天浑身一颤,恭恭敬敬地跪下道:“爸爸!!!”

放眼望去,会议室里的其他人也都齐刷刷跪了一片。他们恐惧着、而又渴求王杰希的那物,他们喊出了内心深处真正想要呐喊的声音,放飞了彼岸尽头的灵魂!
“爸爸!!!”


这声呼唤,绕梁三日,回音不绝于耳。
王杰希满意地点点头。

自此,国家队在比赛上怒艹其他国家的队伍,一路闯向总决赛。这一路上,他们仿佛有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魄力!

在采访的时候,黄少天不再说话,叶修面带迷之微笑,张佳乐所过之处,遍地野花飘香。整个国家队,仿佛有一种“我欲修仙法力无边”的氛围。当话筒对准王杰希的时候,他微微一笑。
“我们有微草神药,我们战无不胜!”

在总决赛那天,风油精只剩下了最后一点。整整一瓶风油精,厚厚地涂在人们的太阳穴上、眼睛底下和鼻孔附近。离决赛将要开始时,李轩不知从何处摘了一朵花,花瓣粉嫩嫩的,甚是可爱。


方锐猥琐地笑了一下,把风油精滴在了花蕊中。
喻文州接过花,把风油精涂在了花瓣上,然后单膝跪地递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接过花,把花茎上细细的抹了一遍风油精,他把这朵美丽的绿色花儿,插进了周泽楷的头发里。


他凝视着他:“周儿,你真美。”
周泽楷羞涩的别过头。

于是在总决赛的赛场上,人们看见,中国队的周泽楷队员,头顶着一朵红配绿夕阳红的花,一路打爆敌战队的狗头。

他的颜值是无解的,他的技术是无解的。
他的花,也是无解的。

当决赛结束后,最后一缕风油精的清香消散在异国的空气中。国家队如梦初醒,互相对视,一脸懵逼。


张新杰说:“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疯狂的梦。”
张新杰:“在梦里,全是绿色。”






————————————————
事后采访某黄姓选手:“哎我告诉你们,真是太可怕了!哇塞比赛时我跟被洗脑似的,恍恍惚惚就醒了,结果现在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是谁我在哪?我……我现在怎么有一种强烈的想叫一个人爸爸的感觉?我是不是入了邪教?!队长!队长救我!……哎?队长你怎么了!队长你说句话!!”
喻文州:“爸爸。”

评论(7)

热度(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