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耀的撒子

我妻奴我骄傲,我媳妇最可爱了嘿嘿嘿

【喻黄】秋葵精的恋爱循环

#脑洞的无聊产物,这就是短小的理由
#我也不知道题目怎么来的
#求喜欢求推荐求评论系列






1-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那个小道士的时候,是在一个下雨天的晚上。
那个小道士对于突降的骤雨没有半点准备,在大槐树旁被浇了个一脸懵逼。他回过神来想要到树下躲雨,一扭头看到了在路中间手持竹伞,如仙人下凡的喻文州。
他一头长发如墨,眼眸清明,朝小道士笑了一下。
如果忽视他身上翻腾的妖气的话,倒有一种雨中暖阳的温柔。
小道士愣愣地看着喻文州,突然一指他大声道:“你就是魏老大说的那只秋葵精?!”
喻文州有些讶异,但他保持还是着惊人的冷静看着小道士在他身边转圈啧啧称奇:“这强烈的妖气,怕是要超过隔壁微草山上那只王不留行了吧?”
喻文州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那小道士突然一夺他的伞然后转身便逃,跑出一段路后,他有些紧张地回头瞅瞅,见喻文州还站在原地,不禁有些得意:“哈哈果然跟魏老大说的一样速度特别慢,你其实是蜗牛成精吧?”
他见喻文州追不上他,撑起了喻文州的伞悠闲地走在了雨中。
喻文州只能无奈地笑笑。
小逼崽子我他妈记住你了。
你给老子等着。

2-
喻文州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意气风发的少年。
少年身着浅蓝色的道士服,在路边逗弄着刚修行不久的小妖怪。跟普通道士不同,他没有带降妖的法宝,只在腰间挂着一柄剑。
那小妖怪被他那把剑吓得动也动不得,只好哆哆嗦嗦地听少年唠叨,一听就是一上午。
喻文州就在一旁看了一上午。
等到少年说尽兴后,小妖怪已经不行了,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地上,泪涕横流。少年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朝喻文州的方向喊道:“好看不?”
喻文州也没有被发现的窘迫,施施然现了形:“敢问道长尊姓大名?”
少年哈哈一笑:“黄少天!”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眉目间透着的英气,不禁入了迷,笑得更温柔了些。
结识的那一天,一切都显得那么温柔。
如果黄少天没有拉着喻文州说上一个下午话的话。


3-
喻文州动用自己的人脉,摸清了黄少天的底细。
黄少天本是蓝雨和尚庙里的一个和尚,不想剃度出家,就转行做了道士,到处降魔除妖,在世上无人不晓。
因为有一身精湛的剑术,黄少天被世人尊称“剑圣”,甚至还自立家门,也名曰蓝雨。
就是去掉了和尚庙三个字。
本来黄少天武技惊人,无人敢扰,可有一天,一只邪恶的王不留行冲进了蓝雨,与黄少天决一死战。黄少天虽然与他打了个平手,却也身受重伤。他的一些仇家知道这个消息后,想趁黄少天疗伤期间铲平蓝雨,打到蓝雨大门口时,硬是被一只秋葵精打了回去。
那些仇家被喻文州使了几个绊子,被阴得极其惨烈。等黄少天养好伤后,世间已经有了“震惊!剑圣受情伤,痴情秋葵誓死护主”的传闻。
黄少天听后难得的沉默了一会儿,去深山里找喻文州。
他找到他,直接摊开了说:“我知道你痴迷本剑圣,但是很抱歉,本剑圣是要成为荣耀之王的男人,是要成为拳打叶修脚踩大眼的男人,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
“因为,魏老大说过,和秋葵在一起的人,最后都会变得很绿很绿。”
“比王不留行还要绿。”
喻文州的笑容越发恐怖,他问为什么。
黄少天抖了一下,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因为秋葵很慢。”


4-
当天晚上喻文州就让黄少天知道了什么是“风驰电掣喻文州”。
今天的喻文州,也是一只微笑着的秋葵。

评论(5)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