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耀的撒子

我妻奴我骄傲,我媳妇最可爱了嘿嘿嘿

和同班同学吕桂花说了一下我的丧尸文,她看了过后一脸沉思。
我问她咋了,她说那个丧尸不是一直盯着叶修吗
我说是啊咋了
她露出了正直的表情:我只是觉得,如果丧尸在门口盯一会儿叶修,然后突然开始唱“嘿我的小宝贝”会不会更好。
我非常赞同她这个主意,然后让她明白了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吕桂花,一个对作死有着强烈执念的奇女子。

评论(10)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