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耀的撒子

我妻奴我骄傲,我媳妇最可爱了嘿嘿嘿

【黑遍全联盟】丧尸联盟(4)

#又是靠流量度过的一天
#考试结束,我,回来了
#仿佛打了鸡血般的一日双更
#前文走个人主页
#祝给我评论的小天使们考出理想的成绩!!!
以下正文









黄少天静静的坐在女厕所的屋顶上,看着屋下惨烈的厮杀。这是一个独立的厕所,只有一层,厕所里不断发出丧尸的嘶吼和女人的怒骂,即使是在全民抗丧尸的现在,自然显得如此清晰。

“我突然开始想我们蓝雨的食堂大妈了。”
他说。

“明明保洁阿姨更有魅力好吗。”
张佳乐反驳他。

周泽楷不敢说话,抱着膝盖瑟瑟发抖。

我不应该来这里。

他想。

我不要跟没我帅的人待在一起。

三人保持着没事找事的状态,坐在女厕所的屋顶上,忧郁的背影折射孤寂。

黄少天把脑袋埋进膝盖里,像一只不想面对现实的鸵鸟。

他不敢去听女厕所里的声响。

他甚至都不敢睁眼。

睁眼又能看见什么呢?丧尸海潮般冲刷着眼睛。更何况他们还坐在女厕所屋顶,正对着员工楼,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姿势笑看世间,感受着他人皆疯癫唯有我一人独醒的悲哀。

有故事的男人最迷人。

黄少天吸吸鼻子,觉得今天的秋风有点喧嚣。

他们本来要随着人群冲下楼。但是在下二楼的时候有个人突然被绊到了,连带着他身后的一个年轻女人一起摔到了地上。
人群没有停下来,甚至没有人为他们稍微让一个能起身的空间。他们什么也看不见了,眼里只有逃生出口那唯一的亮光。所以无数人从那两人身上踏过去,那女人一开始还会痛呼,几下过后她就发不出声响了,像死了一般躺在地上。

或者已经死了。

黄少天在跑动的时候停不下来,正好一脚踩在那个女人的手上,像是踩在一团烂肉上。
耳边已经分辨不清声音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跑不动了,要么就这么死吧,反正也活不下来啊。

他停了下来,后面的人骂骂咧咧把他挤到一边。

尸群越来越近了。

张佳乐的惨叫声也越来越近了。

“我靠你他妈发什么呆啊这时候还在想你们队长吗赶紧给我跑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声声入耳,鬼哭狼嚎。

见黄少天还在发愣,张佳乐冲到他身边拽着他的手就往前面跑。

“你他妈能不能换个地方思念你的罗密欧我们现在在逃命啊茱丽叶小姐!!!”

黄少天想给他一巴掌。

“老子想的明明是生存和死亡这个严肃有逼格的问题被你说的那么哀怨是什么鬼啊啊啊啊啊啊——————!!!”

张佳乐同样用吼回应他:“那就给我跑起来啊!!!”

话语间,逃命大军突破重围,冲出了会议楼!

然而迎接这群勇敢的骑士的,是草坪上的几十个丧尸,个个张牙舞爪,向众人展现着人与艺术。

一瞬间,逃命大军最前面的几个人便被扑倒了,人群如一盘散沙般溃散,纷纷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你好再见各奔东西。

黄少天和张佳乐在这群小媳妇中,仿佛两个糟糠之妻,你牵着我我拉着你,面面相觑二脸懵逼。

忽然,两个黄脸婆面前闪现出了一个绝色小娇妻。

小娇妻一手拉着一个,像是这世间最美的风景。

“跑!”

他喊道。

两个黄脸婆如梦初醒,同用悲愤的怒吼回应他:“你他妈倒是告诉我们往哪里跑啊啊啊?!”

周泽楷心道好累,果然和颜值低的交流起来就很费劲。

“去宿舍楼!”

他简洁明了地回答道。

三人朝宿舍楼奔去。

周泽楷一马当先,拎着不知道从哪里找的铁棍把挡路的丧尸尽数扫开,张佳乐紧随其后,没啥卵用跑得倒是挺快,反倒是黄少天落在了最后头,气喘吁吁仿佛找回了上学时跑一千米考试的感觉。

“我操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周泽楷也就算了为啥你也跑得那么快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佳乐即使没扭头,话语里也能听出满满的不屑:“因为我们有副队每天早晨像妈似的逼你晨跑啊!”

“你就不会反抗吗?!!”

“你能在韩文清的注视下继续赖床吗?!!”

“你赢了!!!”

三人跑向宿舍楼。

从会议楼到宿舍楼之间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仅仅几百米的距离,中间却仿佛第三者似的插个员工楼,这不仅让这栋楼尴尬,让天天上下班的员工也尴尬。

此时,黄少天深深地感受到了这种感觉。

他感到不能再好了。

这个世界,没有爱了。

满满的都是第三者。

他抬眼望去,只见员工楼门前站了一片的第三者,目测至少也有十几个。

它们一抬头,就和狂奔而来的三人打了个照面,吓得黄少天心脏瞬间停跳,刚做好被啃的帅脸不留的准备,旁边突然杀出了五个手持棍棒的外国壮汉,看起来也是逃命的,却是激进输出团,一个赛一个的威猛,看见丧尸毫不犹豫抄起家伙就开打,把丧尸打得措手不及。

三个柔弱少男赶紧往宿舍楼那溜。

张佳乐迎风撒热泪:“孙哲平算啥!以后要嫁就嫁肌肉男啊!!我不管我要和副队抢韩队了!!!韩文清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们来天天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已经无力吐槽他了:“你已经把自己带去了初嫁的小娇娘那种角色了吗?!”

“放屁!我带入的角色明明是恋语市金牌制作人!”

“滚蛋啊啊啊许墨是我的!”

“我说过要跟你抢许墨吗?!我只爱李泽言一个人!”

“我靠李泽言那个老狗比我才不爱他!我爱的只是他的黑卡!”

“黄少天你他妈再说一句……”

“都给我闭嘴!”

最前面的周泽楷突然大吼了一声,然后猛地停了下来。

黄少天和张佳乐赶忙刹住车。

三人已经冲到了宿舍楼门口,只见宿舍楼门后只有寥寥可数的几只丧尸,此时听到了它们的声响,缓缓把目光锁定在了三人身上。

“张佳乐,”黄少天深吸一口气,“你情敌来了。”

张佳乐喘着气,不想回应他,便贴心地给他竖了个中指。

“不能硬拼。”周泽楷开口说道。
“我们三个人没有武器,不能硬拼。”

“那怎么办?”张佳乐问道。

周泽楷把目光移到宿舍楼旁边的女厕所。

“我们躲到厕所里。”他很贴心地略去了“女”这个字。

另一边丧尸已经开始推门了,不幸中的万幸,那种旋转门是丧尸所不能理解的神奇,它们推了推转了转,最后还是在原地玩门,像是重回童年时光。

这边,周泽楷绷紧肌肉,神情紧张。

“等会儿我数一二三,你们跑厕所,我殿后。”

张佳乐鼻子一酸。

这他妈才是兄弟啊,铁打的友谊,这已经不是友谊的小船而是兄弟情的巨轮啊!

他刚想说些什么,周泽楷又突然开了口。

“还有。”周泽楷严肃地说道。

二人连忙竖起耳朵静静听着。

只见周泽楷紧盯摇摇晃晃开门的丧尸,缓缓开口。

“李泽言你们分。”

他说。

“白起我的。”

恋爱的少男心,很脆弱。

尤其是周泽楷这种不善于应付情敌的。

兄弟情的巨轮,沉了。

周泽楷,张佳乐微笑着想,你吃屎吧。

——————————tbe

评论(37)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