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耀的撒子

我妻奴我骄傲,我媳妇最可爱了嘿嘿嘿

【黑遍全联盟】丧尸联盟(8)

#放弃了作业这个小妖精选择更文
#开学再见,好聚好散
#看在开学的最后关头给我点评论吧好不好😂😂😂
#前文请走个人主页
#bb了半天终于开始写主线了,开心地立一个死亡flag
正文如下








当说出自己房间有洞爷湖的时候,纵使腼腆如周泽楷,也不禁老脸通红,心乱如狗。

每一个二次元宅男的心里,都有一个梦想的房间,为他们生命里的极乐净土。

房间的布局应该十分有个性,像是沙发上堆满了老婆的抱枕,正对着屏幕上放送着各种新番,衣柜里是c服,床底下藏了道具,书柜里放的全是本子等等,都是应该在房间里出现。

周泽楷就是一个这样的宅男。

但他跟的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每次看到其他宅男疯狂地迷恋大鸡鸡女孩时,他都会为二次元的未来感到担忧。

大鸡鸡女孩有什么好,还不是大刀刀好。

造成他这样的起因还要追溯到几年前。在周泽楷十岁的时候,曾经偷偷进过他父亲的书房。周父明显是个有血性的男人,书香卷气的书房里放的……

全是刀。

各种收藏的刀。

书桌上摆着三把日本刀,从上到下从短到长,散着阴寒寒的诡异气息。不仅墙上挂着牛头,随手拉开一个抽屉都能抽出各式各样的匕首。周泽楷一脸蒙逼,突然周父从房门口冒出来,幽幽地问道:“你在干吗?”

成功地把十岁的周泽楷吓到哭。

虽然事后周父对周泽楷道歉并解释了一通,但周泽楷难免还是把老爹想象成了一个杀人狂魔。

可以想象一下,在人们都入睡之后,传说中的杀人狂魔便会披上洁白的披风,穿着整洁的西装,带上奇怪的面具,腰揣两把日本刀,裆里还藏着一把匕首————用于出人意料一击毙命的场合。

后来拜二次元教的周泽楷明白了,这不是杀人狂魔,是怪盗基德和马场善治的结合体。

而受到周父的影响,这次事后,周泽楷便迷上了仿真日本刀。因为明白仿真日本刀也有可能杀伤人,所以周泽楷都把刀放在家里,从不带到漫展上。

我他妈真是一个好孩子啊。怀揣着新买的两把日本刀的周泽楷幸福地想着。

然后好孩子就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他最喜欢的五把日本刀以及各种各样的小道具都带来了苏黎世。

周泽楷绞尽奶汁把这些事情浓缩成了三句话给黄少天和张佳乐解释了一下,黄少天一脸WTF,张佳乐沉思半晌,翻找自己的手机。

“我要报警。”看起来比周泽楷还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接班人的张佳乐一脸正直的说,“我心中的正义不允许我包庇这种长得比我帅的人,我要报警!”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胡闹啊!”黄少天连忙阻止张佳乐,“能不能等榨干他最后一点利用价值然后再把他送到警局里啊!”

张佳乐如梦初醒:“对啊!至少我们先把他的刀给抢了再说啊!”

黄少天欣喜若狂:“而且在我们没有吃的了的情况下,我们还可以把他当做储存粮啊!”

“啧啧啧瞧这肉鲜的……”张佳乐入迷地抚摸周泽楷的脸,“就是不知道尝一口是啥滋味儿……”

另一边,地主家的傻儿子孙翔站在员工楼二楼房间远远地去看这三个傻逼,半晌楞楞地说:“……他们仨在干啥呀?周泽楷怎么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喻文州挂了电话微笑地抚摸着孙翔的狗头,像老母般劝慰:“你不用知道他们三个在干什么,你只需要知道,不要学他们就行了,会学坏的。”

唐昊莫名其妙一阵恶寒:“我怎么觉得你变得像王杰希一样了?”

喻文州微笑地问道:“我怎么像王队了?”

“也说不出来怎么像,反正就都有一种带国家队就像带孩子一样的感觉。”唐昊好不容易找出来一个形容,“对!就是这种带孩子的感觉。”

“王队不是公认的老父亲吗?”

李轩插嘴道:“但你可以当个后来居上的老母亲啊。”

喻文州突然想改变形象,做一个把孩子推入丧尸群的后妈。

李轩看喻文州的表情不对劲,拼命想找个话题来分散他的注意力:“那啥……对!你的手机不是还有信号吗?你有没有去试着联系一下其他人?”

“有啊。”为了避免尴尬,喻文州还是主动顺着她的话题说下去,“其实我给所有人都打过电话了,但是至今为止,只有少天一个人接通了。”

“……还是在我看见他的情况下。”

“不会吧?”孙翔凑过来,“就算中国的那帮人接不了电话,好歹这个电竞俱乐部里的人能接吧?”

喻文州摇摇头。

“我有抱着这个想法,尝试过给叶领队打电话,”他的表情渐渐凝重起来,“但是电话在响了几句忙音之后,就自己莫名其妙的挂断了。”

“就像是……有人故意阻止我们接听电话似的。”

所有人都在等着喻文州继续分析,喻文州被目光沐浴着,觉得自己就像是童话里会下金蛋的老母鸡。啥人都想得到自己,自己却爱着隔壁家那只天天打鸣的鹦鹉。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想出这种比喻,可能是因为脑抽的缘故吧。

“因为没有足够多的线索,我也不能胡乱瞎猜。只是有种预感,这次的丧尸狂潮绝不简单。”喻文州走到办公桌前,随便拿了个笔记本和一支笔,随手拉了个椅子坐下,在笔记本上面写写画画。

很意外的,这个笔记本是全新的,上面没有一丝痕迹。喻文州画着员工楼到宿舍楼的地形,画到一半突然停笔,仿佛被什么东西吓了一跳。

“怎么了?”孙翔连忙问道。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喻文州幽幽地说,“但是我那个想法是真的的话,事情恐怕就是另一个形式了。”

“你在害怕什么?”

“我在害怕现实。”喻文州站了起身,“所有人现在立刻检查整个办公室,如果我的想法是真的话,那么我们估计会发现,整个办公室的纸都是空白的……包括笔记本和文件。”

其他人没有说话,立刻开始飞速的搜查整个房间。孙翔翻了一会儿,低声骂了几句,其他人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喻文州一言不发,像是要推翻自己理论地抽过另一个笔记本,快速地翻看着,像是不想漏过任何一个痕迹。

一片空白。

这几分钟相当漫长,所有人都被气氛压抑的说不出话,直到唐昊打破了沉默,好不容易憋出一句:“……真的都没有字,连书架上摆的书都是空白的……”

“你们觉得这像不像小说里的异空间?”喻文州举了个例子,“我曾经看过一部小说,讲的就是一个的神没事儿干造了一个世界,然后主角穿越到那个世界上,在一堆的连续事件中发现这个世界是假的、拼命逃离着那个世界的故事。”

“你指的是,我们现在就是这个状况吗?”唐昊问道。

“十有八九吧,不然我实在是没法解释,为什么同一个地方的电话会接不通和一个办公室的所有东西都是空白的事情。”喻文州笑了一下,“想来是这个世界所谓的‘神’造物不精吧。”

他再次站起身走到窗边,朝女厕所屋顶望去。已经不见了黄少天三个人的人影。他手里的手机显示着正在通话中,然后过了几秒,被残忍地强行挂掉。

“我看不到他了,所以我也听不到他的声音。”喻文州脸上的笑容渗着冰冷,“我有一个猜测,可能在这个世界通话的条件是必须要看见对方才能通话。”

“我觉得我可以实验一下,”喻文州转过身来面朝众人,“你们谁身上还带着手机?”

孙翔摊开手:“我的手机丢训练室里了。”

李轩拍拍他的肩膀:“真巧,我也是。”

唐昊抬头望天:“真汉子从不需要手机……好吧其实我的手机一直放在宿舍。”

喻文州悲伤扶额,也不知道自己和周泽楷哪个更累。

与此同时,在周泽楷宿舍里。

从女厕所屋顶直接翻上二楼阳台的三人体力几近透支,张佳乐直接瘫在周泽楷的床上擦着汗:“不行了不行了,我这一生还没有经历过这么刺激大胆的行动。”

刚刚爬阳台差点儿掉下去的黄少天觉得自己还活着简直是个奇迹。

周泽楷再次检查了门有没有锁,检查完后从床下拖出一个大箱子。他提醒不知死活的二人:“这两天,他们会过来汇合,我们最好熟悉武器,以后有用。”

见二人没有理自己,周泽楷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翻开了箱子,只见箱子里堆着好几把日本刀和cos服,最上面静静地躺着一张纸,用中文写着红色的字。

【知道太多的人死的快】

周泽楷一脸懵逼。

自己好像没有写过这句话吧……这不会是哪个动漫里的台词吧?


————————————tbc

评论(60)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