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耀的撒子

我妻奴我骄傲,我媳妇最可爱了嘿嘿嘿

【黑遍全联盟】丧尸联盟(9)

#开学后的第一次更文
#最近学习压力比较大,所以更新的频率可能会减少
#尽量把以前挖的坑都给填了
#前文请走个人主页
#评论越多更新越快呦!!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

叶修颓废地蹲在地上,抽着他的最后一根烟。王杰希抱着扫帚站在一旁,一个人大眼瞪小眼。肖时钦则和张新杰在会议桌旁,画着电竞俱乐部的逃生路线图。

被冷落在一旁的手机上闪着微弱的白光,屏幕上映着的是一个名为“韩文清”的人发的信息。

【逃生目标】

【以食堂为最终目的地,所有人在那里集合,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

【注意一:本手机不受世界规则限制,可以正常使用】

【注意二:请保证己方所有人的安全,一旦有任何一个人死亡或变成丧尸,系统将会立刻刷新逃生目标】

【目前食堂人数3/15】

【期待各位的表现٩(°̀ᗝ°́)و】

在叶修抽完最后一根烟的时候,张新杰拿着画好的平面图道:“现在我们的目标很明显,就是去食堂。”

“看手机上显示的食堂现在已经有三个人了,虽然不知道他们是谁,但至少可以他们是安全的。”

“等会儿麻烦叶前辈用这个手机给其他人都打个电话,并告诉他们具体的内容。既然那个人都这么说了,我们就制定好前往食堂的计划。”

“我们已经很清楚的认识到这个世界是虚构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创造这个世界,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用韩队的号来发布消息。我们可以把这个当成一个副本内容,丧尸是野怪,也许会有几个小boss,但我们只要按照他的规则通关就好。”

叶修把烟头随手丢在地上,用脚碾了碾。

他啧了一声:“你就不怀疑老韩吗?”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你觉得韩队会用颜表情来发消息吗?”

“万一老韩外表凶恶,内心却是个少女呢?”

“那就代表我们真的输了。”张新杰微笑地回答道。

他拿起手机,率先拨通了喻文州的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后便被接起来了,电话那头传来了疑问的声音:“张队?”

“是我。”张新杰顿了顿,“你们现在怎么样?几个人?有没有接到什么消息?”

“现在我、李轩、孙翔和唐昊在员工楼二楼办公室里,少天、张佳乐和小周在宿舍楼里,我们接下来准备前往宿舍楼,小周房间里的刀很多,我们想先有可以攻击的能力,然后再考虑接下来的计划。但是并没有收到什么消息。”喻文州有序地把现在的情况以及接下来的计划说了一遍,“张队你那边呢?”

“我、叶修、王杰希和肖时钦还在会议室里。因为当时来不及跑出去,就选择待在原地了。刚刚有人用韩队的号码给我发消息,让我们十五个人一个不落的去食堂集合,然后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

喻文州马上发现了问题:“万一有人没有去食堂,或者在半路出了意外呢?”

“那么系统将会刷新逃生目标。”

叶修插了句嘴:“你们那有没有发现什么?”

电话那头静了几秒钟,听语气便听出喻文州在皱眉:“发现倒是有的,是一个身份证……”

“谁的?”

喻文州像是难以启齿的样子。

“身份证上的名字是……对不起,我觉得我说不出口。”

王杰希不明白这为什么会说不出口,拿出父亲的沉稳口气鼓励他:“没事,这好歹也算是个线索,说出来吧。”

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身份证上的名字是冰莉梦蝶·舞飞扬·洛德伊丽娜·轩辕玛丽苏·艾玛·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

三分钟后,喻文州终于念完了。

他长舒了一口气,有一种壮士赴死的感觉。

“我无法从这条线索上获得有效消息,只能猜测,创造这个世界的人应该是一个喜爱幻想、想象力丰富的小……女孩。”

沉默。

“……身份证上没有照片吗?”张新杰捂住了脸。

“没有,只有一长串的名字,除名字以外其他的都被涂掉了。”

“……”

“我还想问一下。”喻文州突然问道,“必须是十五个人吗?”

“是……等等?”张新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们一共……只有十四个人啊?”

交代过一些事后,张新杰便挂了电话,忧心忡忡地抬头望天。

“我突然开始怀疑韩队了。”

在另一个世界里,韩文清突然打了个喷嚏。

他抱着手里的pop子玩偶,眉头紧皱,一脸煞气。

“谁他妈在说我呢?是张佳乐?”

张佳乐莫名地打了一个寒颤。

他没有多理会,依旧一脸痴迷地看着面前的周泽楷。

周泽楷挥刀,横劈划出一道凌冽的刀风,收刀时还摆了一个帅气至极的造型,虽然不知道实战效果怎么样,但看起来确实装逼。

“我只会简单的招式,其他学着漫展上耍帅用。”周泽楷贴心地解释了一下,“除了洞爷湖,其他刀都很轻,你们试试。”

黄少天拿起了一把刀,刀柄金黄,刀身却是蓝色的日本刀。

“我怎么觉得这个瞅着怪眼熟的……”他挠挠头,很努力地想要想起来。

“宗像礼司的天狼星。”周泽楷给他介绍,“出自《k》。”

“哇我要这个我要这个!”另一边张佳乐拿起了宫本武藏的双刀,兴奋地乱挥着,“想当年我也是一个无敌的王者啊!”

然后不能打不能扛而且还重的一逼的洞爷湖被嫌弃到了角落里。

周泽楷还在费心费力地安利洞爷湖:“其实这把刀也很好,代表了我们的童年回忆《银魂》……”

“谁他妈童年会看《银魂》啊?!那人的童年得有多没节操啊!”

童年就看《银魂》的周泽楷表示自己并不想说话。

他几乎是自暴自弃地拿起了洞爷湖,内心流泪。

他安慰自己:凡人不懂洞爷湖的美,更不懂《银魂》的热血。

……说起来这把刀好像真的挺重的。

在周泽楷内心交战的时候,张佳乐继续翻着箱子里的东西。罪歌和弥弥切丸被他拎出来,放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又把它们丢到了床上继续翻找。

坚强的张佳乐不想暴露自己手没劲的事实。

这些刀真他妈好重啊。

就没点其他东西吗。

周泽楷你就这么喜欢这些又大又粗又硬的刀吗。

他吐槽着,突然眼角撇见了压箱底的一抹红色。

!!!

他急忙把那个红色拽了出来,拿在手中微微颤抖。

半晌,他才缓过劲来,眼泪夺眶而出,身体也颤抖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让我看到这个东西?”

他轻声问道。

黄少天一脸懵逼,他拉拉站在一旁手足无措的周泽楷的衣角:“这把伞……有什么特别的吗?”

“因为想起了被叶前辈抢Boss 的经历?”周泽楷猜测道。

“那也不至于这样哭吧!”黄少天看着眼泪流的越来越凶的张佳乐,震惊道。

“难道是和这把伞有关吗?”周泽楷好不容易憋出了猜疑的想法,“可这把伞就是一个普通的cosplay道具啊……”

“cos 什么的?”黄少天问道。

“阴阳师,神乐。”

张佳乐满脸哀伤地转过头看着他们俩。他的眼睛已经哭到红肿,痛苦的回忆洗刷着他的大脑,那是常人无法触及的悲剧。

他问道:“你们经历过绝望吗?”

两脸懵逼。

“你们经历过连抽百次全部是r吗?”

两脸震惊。

“你们经历过死也打不出暴击吗?!经历过从白天刷到夜晚也刷不出一个好御魂吗?!你们没有,你们只顾及自己和自己的ssr!”

这是一个非洲人的呐喊。

黄少天刚想安慰他,只见周泽楷先开了口。

腼腆的他在静下心后努力地安慰人:“没关系……我也会这样。想抽酒吞却抽到了茨木,想抽玉藻前却抽到了一目连……”

他努力地表达着:“我们一样。”

张佳乐平静的看着他,抄起了床上的罪歌。

喷涌出了非洲人民最后的咆哮。

“周泽楷!你吔屎吧!!!”


——————————tbc 

评论(41)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