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耀的撒子

我妻奴我骄傲,我媳妇最可爱了嘿嘿嘿

【黑遍全联盟】丧尸联盟(6)

#第一次有了想写be的想法
#对保洁大妈的热爱胜过食堂大妈
#前文请翻个人主页√
#最后看文的宝贝们请留下你们珍贵的评论!!!
正文如下








女厕所的门,被锁上了。

周泽楷瞬间心态崩溃。

紧随其后的黄少天和张佳乐也撞上了这堵门。

张佳乐急得想砸门,被黄少天拦了下来。只见黄少天不停地拍打着门,嘴里喊道:“你快出来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出来啊!!”

以上是张佳乐的脑内幻想。黄少天喊的其实是:“让我们进去!我们是人!!”

“Was redest du da?Sie ist ein Mann?”

沉默的厕所里终于响起了一个略显沧桑的女声,带着小心翼翼的情绪回应道。

明明是属于人类的声音,传到三人耳朵里却像在听是韩文清念金刚经,简称屁都听不懂。

不求人人会中文,哪怕说英语也好。

……但为什么苏黎世的通用语言是德语啊?!!

虽然比赛方对于接待他们的人都是带有翻译的,最不济也会说英语,但是那些接待的人明显不包括保洁大妈。

尤其是厕所清洁大妈。

张佳乐还在想怎么解释他们是人,扭头一看最近的丧尸距离他们已经不过四米多了,瞬间恨不得用头砸门,其疯狂之举不亚于磕了药的银魂。

门还是不开,黄少天只好疯狂的拍门,比丧尸拍的还要疯狂。

“fuck !!!”

黄少天真的好恨,狠自己不能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里。

出门前临时背的英语单词全部忘了。现在他只想把这个深深铭记在自己心头的英语单词大声说出来。

“Soll Ich deine Mutter sie DAS wiederholen?!”

门后的那个声音明显带上了些许怒气。

随着仿若天籁般开锁的声音,门被拉开了一个小缝,一个年过中年的女人穿着保洁大妈的衣服,拎着一个拖把,警惕地朝门外看了一下。

然后看到了周泽楷的脸。

保洁大妈愣了一下,然后举起拖把,闪电般的出手,目标直指周泽楷帅破天际的脸。

卧槽面对如此美色她居然还能下得去手?!

这是周泽楷当时唯一的想法。

下一秒,拖把堪堪擦过他的脸,把他身后想偷袭他的丧尸顶了个跟头。

保洁大妈看样子比他们三个人还要着急。她赶忙拉开门,招呼他们进去。然后在丧尸扑上来的瞬间闪电般关门落锁,速度甚至比叶修关门落锁还要快。再加上她刚刚传说之拖把必杀,气势竟然比拎着扫帚的王杰希还要强上半分。

深藏不露!

周泽楷对她仰慕得简直要五体投地。同作为输出,自己跟她一比简直被比的渣都不剩。

顶着扑上来的丧尸的面门,在最后一秒保洁大妈关了门。关门后也不需要时间调整状态,立马回过头来检查周泽楷。那急切的样子,就怕丧尸在他白嫩的皮肤上留下一点痕迹。

样子之关切,神情之担忧,仿佛他失散多年的老母,恨不得把他抱在怀里细细抚慰。

全然不顾另一边顶着门的黄少天和张佳乐。

厕所的门被撞得砰砰响,听声音也能想到是外面的丧尸还在坚持不懈地想要撞开门。

厕所里,保洁大妈还在用慈爱的目光细细端详着周泽楷,好像能从他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一个厕所,两个极端。

生与死的距离,居然能这么短。

张佳乐简直想破口大骂:“你他妈这时候还在发什么楞?!还不快来帮忙堵门?!”

黄少天已经在用生命去赌门了。宅男的他现在已经完全是瘫在了门上,随着丧尸冲击的频率而颤抖。

门外的丧尸对门内的人不离不弃,愤怒的嘶吼声仿佛要响彻整个俱乐部。

女厕所的门上已经开始落下灰来,岌岌可危仿佛下一秒就要倒塌。

惨烈的状况终于让周泽楷反应了过来。他赶紧对保洁大妈摆摆手,转身加入堵门的队伍。

门外十几个丧尸撞门,门内三个人在苦苦支撑着。

另一边,保洁大妈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站起身来。

那样子仿佛像是失去了周泽楷就像是失去了信仰。

她有些颓废地坐着,不去理会撞门的丧尸,也不帮他们堵着门。她的身体以小幅度的频率颤抖着,面容也开始发青。只是三人正在堵门,全然没有发现这边的情况。


她攥紧了拳头,丢掉了拖把。

像是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深吸了一口气,她抹了抹脸,终于还是强忍住身体的不适站了起来。

“……Hallo!”她对三人喊了一声。

张佳乐还在拼命堵门,听见她的声音,头也没回,喊道:“咋了?!”

保洁大妈沉默了。

万恶的语言不通啊。

她只好僵硬地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女厕所正对着门的一扇窗户。

那扇窗户离地大约两米多高,旁边是洗手台,窗外便是缠绕着花的围栏,围栏应该是装饰用的,两根铁柱间有一个可以勉强供人站立的小平台。张佳乐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让我们爬出那扇窗户逃出女厕所?”

保洁大妈点了点头,又指了指上面。

“……然后躲到屋顶上吗?”

保洁大妈一脸儒子可教也的欣慰表情。

张佳乐还想再问些什么,一旁的周泽楷咬着牙道:“门要被撞开了。”

黄少天强撑着胃里的翻江倒海问道:“可那扇窗户两米多高,我们怎么上去?!”

在紧急情况的逼迫下,张佳乐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如此聪明。

他环顾四周,有了主意。

“一个一个来!”张佳乐喊道,“我要松开手了,你们撑着——!”

也不管别人有没有反应过来他就松开了手,拉着黄少天就往窗口那边跑,周泽楷和保洁大妈连忙堵着门。而门外的丧尸似乎感觉到堵门的力量减弱了,撞门撞的更欢了,简直像是嚼了炫迈似的根本停不下来。

几步跑到窗口下,张佳乐站在窗口正下方,用平生最快的语速对黄少天说道:“你现在站到洗手台上然后踩着我的肩膀爬出窗口爬到屋顶上!快快快没时间了!!!”

黄少天明白了他的意思,站到的洗手台上,然后对张佳乐那瘦弱的小肩膀陷入了沉思。

张佳乐急得快疯了:“我能撑得住你快点上去啊啊啊——!!”

黄少天咽了一口唾沫,一脚踩上张佳乐的肩膀,同时用手扒住了窗口。张佳乐忍住几乎要被踩吐血的感觉,用手托住黄少天的脚,把他送了上去。

脸上顶着一个大鞋印的张佳乐想,一切行动都那么完美,除了黄少天因为紧张一不小心在他脸上踩了一脚。

哈麻批。

送上去了黄少天,张佳乐回过头朝正在堵门的两人喊:“下一个!!”

周泽楷用复杂的眼神示意保洁大妈,让她先去,保洁大妈却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更用力地堵住了门。

她用行动表示,她会最后一个走。

不怎么牢固的门即将被撞开,时间已经不容思考,周泽楷深吸一口气,放开门,跑向了逃生窗口。

张佳乐已经站在洗手台上等着他,周泽楷一站到窗口下,张佳乐就立刻踩着他的肩膀扒上窗口爬出去,站在了围栏上的平台上,用手撑着窗户维持平衡。

周泽楷却并没有等保洁大妈,他后退几步,助跑跳了上去,因为下面并没有人撑着他导致他爬的有些艰难,张佳乐见状连忙拽住他的手,把他拉了上去。

张佳乐的力气意外地大。

把周泽楷拉上去之后,他还想伸出手去拉保洁大妈,却发现她还在原地站着。

周泽楷已经爬上了屋顶,拉拉张佳乐的衣服。

他说:“不用了。”

张佳乐没有反应过来:“……你他妈在说些什么!”

他觉得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憋在心口,仿佛印证着接下来不好的事情的发生。他再度看向保洁大妈,只见她露出了微笑,挡在厕所门前,仿佛这世间最坚固的屏障。

她抬起了手臂,缓缓撸起了袖子。

露出了一个清晰的、带着血的牙印。

张佳乐明白了,她在逃来厕所之前,就已经被咬了。如果不是他们三人的意外闯入,她将会在厕所里,一个人尸化成像外面一样不人不鬼的东西。

张佳乐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为什么不选择拉他们三个人垫背?在厕所里,在他们几乎是无防备的状态下。

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尸化的状况就已经在她身上越来越明显。她的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啊——啊——啊——”的嘶吼。

迎着张佳乐的目光,她用尽全身力气抬起手————

在胸口上,画了一个恳诚而决绝的十字。

随后,门被破开,丧尸狂潮般将她吞没,消失在一片青灰色的、绝望的人海里。


————————————tbc


评论(24)

热度(227)